美西港口劳资谈判又生变

2022-10-04
3


图片

代表码头工人的国际码头和仓库工会(ILWU)与代表美国西海岸航运公司和码头运营商的太平洋海事协会(PMA)之间的谈判仍在拖延,ILWU正试图让PMA遵守之前的承诺,让ILWU管辖西雅图5号码头的各种机械工作。


本周,ILWU向经营5号码头的SSA Marine公司公开发难,指责该公司:“再次利用联邦机构规避ILWU-PMA集体谈判协议下的ILWU码头工人的工作分配,并与西雅图的另一个工会勾结,在谈判的关键时刻意图引入国家劳资关系委员会(NRLB)干预,在NRLB的听证会上,SSA Marine将岸电(cold ironing)工种分配给另一个工会,而在十多年前的ILWU-PMA合同第1.75条中明确将该工种分配给ILWU,而且ILWU在西北太平洋地区独占该工种”。


ILWU长期不满于西雅图5号码头的技工工作分配,在2008年的合同中,ILWU和PMA同意指派ILWU工人进行维护和修理工作,但该协议排除了合同中划了“红圈”的设施,因为那里的非ILWU成员已经在进行工作。不过,协议同时指定由ILWU成员包揽(除此之外的)所有现有的和新的设施,以及后来恢复运营的“空置设施”的工作。


西雅图5号码头就是一个划了红圈的设施,但当它停止运营一段时间后重新开放时,ILWU声称对该码头起重机维修工作有管辖权。国际机械师和航空航天工人协会(IAMAW)则对ILWU的管辖权主张提出异议,2019年,NRLB做出了有利于IAMAW的裁决。今年3月,IAMAW赢得了另一个NRLB案件,NRLB要求ILWU“停止威胁任何人,试图要求对有争议的工作进行管辖,并停止进一步追求索赔”。


ILWU认为SSA Marine违背了2008年的协议,没有主张ILWU对有争议的工作拥有管辖权。据world cargonews称,事实上,雇主的偏好只是NRLB在管辖权争议中必须权衡的一个因素,虽然过去SSA Marine在ILWU,但显然是在PMA的推动下的不情愿之举。


ILWU则似乎已经坚定了立场,其主席Willie Adams说,“自从2008年的协议以来,我们的雇主一直在利用NRLB来逃避集体谈判协议规定的义务。我们现在需要雇主们履行我们在谈判桌上达成的协议。我们也需要像NRLB这样的机构履行ILWU-PMA协议。”目前还不清楚ILWU和PMA如何通过雇佣合同合法推翻NRLB的裁决,但这似乎是ILWU想要达到的目的。


IAMAW也正在进行反击,其已经写信给拜登总统,敦促他支持该工会,并反对任何试图规避NRLB所支持的IAMAW管辖权的行为:ILWU强迫SSA Marine在西雅图5号码头使用ILWU机械师,并将该提案作为ILWU与PMA的谈判的关键点,在PMA接受这个不合理提案之前,阻碍谈判进一步推进。



下一篇:这是最后一篇
上一篇:这是第一篇